欢迎访问栾川县城市管理局 电话:0379-63085110
首页 单位概况 执法动态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党建之窗 便民信息 城管风采 办事指南 工作简报
现在时间:
频道总排行
频道本月排行
首页 > 城管文化 > 正文
【城管文化】鸟儿的传说
2019-05-16 15:09:1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今早起晚了。起来都五点十五,给妻把开水放到床头,轻声说喝水,再看看甜睡的小外孙,便出门。 五点多天都大亮了。这几天...
        今早起晚了。起来都五点十五,给妻把开水放到床头,轻声说喝水,再看看甜睡的小外孙,便出门。   

        五点多天都大亮了。这几天晨走,只顾走着写说说,没咋留意人行道里侧的花草树木。原来,不知何时,上河南君山西路第一实验小学校园外的石榴树,开满了一树一树的花朵,从石榴嘴前顶了出来,一簇一簇的,红的耀眼,却不知还有姜黄色的石榴花,密密匝匝,温柔以待,甚是好看。一群小麻雀似乎受到惊吓,“咕噜”一下,旋着飞去,细看有数十只。走到漫子头原“耕莘古地”遗址,听到鸾州大道南侧山坡上不时传来“麦罢咋过”和“嘿呦子”鸟的叫声。   

        “麦罢咋过”这种鸟儿,应该在大部分地区都有。一年里,极少听到它的叫声,只有到了五六月份,它才会出现,其他时间你是绝对听不到的,也不知道这种鸟儿长的什么样子,就像“布谷鸟”一样,只出现在春季。春天来的时候,它会不时的提醒着人们,开始播种了。    

        在我的印象里,确切的说,从我记得事开始,就知道这三种鸟是最有灵性的。  

        “布谷鸟”也叫“王刚哥”,那个凄美的传说,打小奶奶就给我说过,就是因为知道它是“人”变的,吓的我小时候夜里只要听到它叫,都不敢起来去厕所。记得在上初二的时候,一次作文课,还把奶奶讲的“王刚哥”传说,编成故事,也写的有头有尾,绘声绘色,给真的一样。当时,班里还有同学夸我老会编、写老美哩。   

        “麦罢咋过”还不知道具体的来历,相信和“布谷鸟”一样,在它的背后,也肯定有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。要不,这灵性的鸟儿,怎么会知道麦子熟了,不停地叫“麦罢咋过”。是不是它以前做过坏事、爱偷麦子和庄稼,麦收了,它就没啥偷、没啥吃了?也是不是在提醒人们,麦子快熟了,农家该忙了?这背后的故事,想想都有趣。    

        这“嘿呦”、“嘿呦”鸟,我敢说,多数人都不爱听。有人说,只要它在哪叫,哪里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它不像喜鹊,只会报喜,它是报“忧”的鸟,就像“乌鸦”。其实,现在想想,报忧比报喜更为重要,更能引起人们对某些事物的警觉、警示和深思。    

        不过,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的好处,如果你相信了,就能从它的叫声里多加注意、多加小心,从心里做好应对。对此,我也似乎深信不疑。    

       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一个夏天的星期天,我和村里几个发小,去老家里沟拽猪菜,因为天热,就好想去水库里洗澡。当我们几个小伙伴,在大坝上边走边脱衣服,准备跳到黑幽幽水库里洗澡的时候,忽然听到大坝旁边的花栗树林里,一只黑色的“嘿呦子”急促连续“嘿呦、嘿呦”地叫着。我们几个不想听它叫,就拿石头撞,让它飞走,可它就是飞来飞去的不肯离去,一直叫个不停。那时候,虽然我们小,不懂事,却也知道这鸟的来历,几个伙伴就商量着,说:“咱不洗澡了,赶紧走吧。”说着便提着竹篮离开水库。那时就想,“嘿呦子”是在提醒我们,不要在这里洗澡,万一洗澡淹死了咋办。再说,这水库的确淹死过人,就在水库快要修建成的时候,我和小同伴俩,亲眼看到几个大人抬着淹死的人,身上盖着草席,蜡黄蜡黄的脚露在外面,从我们面前经过。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事了。 

   

        92年夏天,我接到大哥发来的“父病重”的加急电报。那时没有手机,都是靠写信来传递信息,除非有要紧事,才会发电报。接到电报,我急忙向部队首长请假,回家探望家父。在家前后不到四十天,家父便撒手人寰。期间,我下郑州、去洛阳给父亲拾药,但身患绝症的父亲已到晚期,再无回天之力,只能看着父亲一天天老去。

        再说那“嘿呦子”鸟,家父病重期间,一直在村庄前后的树林里叫,每次听到,除了怨恨,心里像刀割一样的疼痛。其实,恨它又有何用?即使它不叫,我们心里也清楚,都在提前安排父亲的后事,只是它叫的太凄惨、太让人心慌意乱、太难听难过。    

        我清楚的记得,那年的农历5月13早上,大概是在凌晨两三点钟,这鸟居然在我家院子外面的杨树上连续叫了几声,然后就飞走了。我和家人都知道,家父今日大限已到,只是不知是在何时,嘴里不说,心里都清楚,家父也听到了。鸟儿凄惨的叫声,也让呼吸急促的父亲转过头去,瞪着眼看窗户外面,然后难过的看着守护在身边的家人,依依不舍,眼泪汪汪,我们全家难过极了。也就在那天的午后,家父离开我们……     

        父亲去了,那只鸟儿也不知踪影。     

        其实,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,也是自然规律,不可逆转。世间万物,皆有生存之道,也各有灵性。正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第一章所说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,无名天地之始,有名万物之母,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;常有,欲以观其微。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又或许,这种鸟儿也正是迎合了某个时势,对它的传说和评论,不可不信,也不可全信,它有它生存的渊源和道理。通过鸟的叫声,也使我们在分享自然界带给我们美的同时,更重要的是,时刻提醒我们,无论做任何事情,都要遵循自然,尊崇规律,通过对自然界的变化和认知,去感悟生命,感悟自然的伟大,明晰真假,明辨是非善恶,客观辩证地看待问题,自知自明,道法自然,相向而行,不一意孤行,不背道而驰,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,见素抱朴,宠辱不惊,做到自尊、自爱、自警、自励。   

        也是晨走听了鸟儿叫声,睹物思情,边走边写,不成作文,更有迷信成分,不足为信,只当练笔而已。

(栾川县城市管理局)
2019年5月15日

相关热词搜索: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栾川县城市管理局主办 地址:栾川县城兴华路 电 话:0379-63085110 设计制作:景安网络
Copyright 2010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备案:豫ICP备15033093号